首頁   丨  本院概況   丨   檢察要聞   丨   隊伍建設   丨   檢察風采   丨   檢務論壇   丨   檢務公開   丨   法制前沿
當前位置:首頁>>檢務論壇
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應走向規范化
時間:2019-08-28  作者:湖北經濟學院法學院 崔凱  新聞來源:  【字號: | |

  《2018-2022年檢察改革工作規劃》提出“推動建立公安機關辦理重大、復雜、疑難案件聽取檢察機關意見和建議制度”,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再次引起關注。筆者認為,長期的立法演進和實踐經驗表明,可以跨越“有無”之爭,邁進如何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的新研究階段。應當明確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是強化公訴職能的自然選擇,以證據為主要抓手,將加強公訴效果設置為介入引導偵查取證的目標方向,盡早出臺專門的規范性文件。

  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的三點新理由 

  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存在充分的理論根據和實踐基礎,其中,非常重要的方面集中體現于訴訟價值的衡量和取舍。新形勢下出現了三點新理由,大幅增強了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其一,政策指引。“以審判為中心”是我國刑事訴訟改革的基本準則,其要求堅持證據裁判原則,確保偵查、審查起訴的案件事實證據經得起法律檢驗。檢察機關適度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可以從取證源頭上提升控訴證據的質量,是檢察機關積極適應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要求的有力措施。

  其二,制度支撐。基于庭審實質化的迫切需要,提高控訴質量已經不再是檢察機關一家的呼聲,兩高三部聯合發布的《關于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意見》提出探索建立重大案件偵查終結前對訊問合法性進行核查制度,建立檢察院退回補充偵查引導和說理機制。這些制度說明公安機關也認同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可以作為提高偵查質量的重要手段,在提前介入的制度安排上達成了必要的引導偵查取證共識。

  其三,民意要求。自媒體的高度發達為信息傳播提供了便利,重大、疑難和復雜案件往往能夠成為社會公眾關注的焦點,一方面,群眾期待在這些案件中感受到充分的公平正義,另一方面,案件處理又對公檢法機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表明了重視民意的基本態度,也便于更加審慎地處理案件。另外,偵查階段是刑事輿情的主要高發期,檢察機關適時介入引導偵查取證,促進案件辦理質量提高,可以降低公眾焦慮,恢復社會秩序,達成較好的社會效果。

  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的職權屬性逐漸明朗 

  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的權力屬性是一個無法回避的理論問題,它是介入的合法性基礎。我國對檢察機關在審前階段的權力屬性認識有一個發展變化的過程,時至今日,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在審前程序中的權力定位已經逐漸明朗。

  首先,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的頂層設計明確偏重于公訴權。比如,《人民檢察院公訴工作操作規程》《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加強出庭公訴工作的意見》等文件從公訴角度提出有必要“介入偵查引導取證”,《2018-2022年檢察改革工作規劃》將引導偵查與退回補充偵查、自行補充偵查并列,構成立體型的“檢察機關審前程序作用工作機制”,這三項工作其實延續了之前公訴部門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的主要手段,而且內容更加規范化和體系化,標志著檢察權在審前程序階段完成從“點”到“線”到“面”的布局調整,公訴權在這一領域占據主導地位的頂層設計格局已經基本確立。

  其次,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的目的重在優化公訴職能。無論是“引導偵查取證”,還是當前的“聽取檢察機關意見和建議”,目的均是為了更好地履行公訴職能。在實際運作中,檢察機關適度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其工作性質更像是審查起訴環節中準備證據工作的自然延伸。

  事實上,以公訴權作為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的權力來源,推動建立公安機關辦理重大、復雜、疑難案件聽取檢察機關意見和建議制度,將檢察機關和偵查機關凝聚到如何做好庭審公訴工作的共同目標上,有利于開拓審前程度階段檢察工作新局面,意義不可小覷。

  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的制度構想 

  在設計聽取檢察機關意見和建議制度時,應當注意以下幾個重要問題:

  其一,區分引導取證和訴訟監督。訴訟監督是檢察機關的基本職能,貫穿于刑事訴訟始終,最新的內設機構改革要求同一辦案部門既負責公訴又負責偵查監督,但這并不影響在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這一具體制度的價值取向上更傾向于強調公訴職能。可以通過其他制度加強訴訟監督,消弭提前介入會削弱偵查監督的質疑。

  其二,案件范圍應當有一定的靈活性。將“重大、疑難、復雜”案件的范圍進一步細分是制度構建的重點和難點,實踐中分歧較大。筆者認為,應當避免以罪名、情節等單一指標作為標準,有必要構建起多元化的標準體系,具體可包括:一是案件的社會影響,如在全省或全國范圍內有較大影響的案件;二是案件的嚴重程度,如可能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三是案件的復雜程度,如新類型案件、法律規定不明確案件、罪與非罪不明晰案件等;四是刑事政策要求,如涉黑涉惡案件等;五是檢警雙方都認為有必要介入的案件。

  其三,介入的時間可以適度提前。實踐中,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的時間一般較晚,為了更好地引導偵查取證,不宜對介入時間作過多限制,應當提前至立案以后為宜,具體可由辦案機關根據個案自由裁量。

  總之,推動檢察機關提前介入引導偵查取證走向規范化,應當正視國情,著力形成新型檢警關系,爭取更多共識,共同發力,以期盡早完成制度構建。

檢察要聞
本院概況
機構設置
公開規定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互動平臺
頭條客戶端 微信公眾號
微信二維碼 微博二維碼
太原市小店區人民檢察院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區人民北路16號 電話:0351-7561650
技術支持:正義網  工信部ICP備案號:京ICP備10217144-1號
安徽25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