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丨  本院概況   丨   檢察要聞   丨   隊伍建設   丨   檢察風采   丨   檢務論壇   丨   檢務公開   丨   法制前沿
當前位置:首頁>>檢務論壇
高空拋物、墜物:刑法該如何應對
時間:2019-09-02  作者: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 王志遠  新聞來源:  【字號: | |

  作為最嚴厲的規制手段,刑法對高空拋物、墜物行為進行規制,必須遵循三個基本原則:一是罪刑法定原則,二是責任主義原則,三是堅持個人責任,禁止連帶責任。完善對高空拋物、墜物行為刑法規制的方案有三種:刑法修正案、立法解釋和司法解釋。 

  期各地時有發生高空拋物和墜物致人傷亡事件,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高空拋物、墜物這兩種不文明行為不僅在社會上營造了一種不安全的氛圍,更是嚴重危及到了社會公眾的人身、財產安全,成為了公眾頭頂上方的“不定時炸彈”。作為最為嚴厲的規制手段,刑法如何完善對高空拋物、墜物行為的司法反應,是否需要針對性地修正現有的刑事立法,一時間成為社會輿論關注的焦點所在。 

高空拋物、墜物行為的刑法處罰原則 

  概括地講,在能夠確定責任人,責任人對于高空拋物、墜物可能導致的結果具有主觀罪過的情況下,可以依法追究刑事責任。因此,對高空拋物、墜物行為進行刑法規制,必須遵循以下三個基本原則:

  首先,必須堅持罪刑法定原則。也就是說,對高空拋物、墜物行為進行刑法規制,必須要在既有的罪名體系范圍內進行評價,必須要準確分析高空拋物、墜物行為的法律性質,結合既有的相關罪名加以處罰。如果既有罪名的規制范圍無法涵蓋特定的拋物、墜物行為,則不應納入刑事法的評價范疇,不能對其進行刑罰處罰。

  其次,必須堅持責任主義原則。責任主義原則要求“無罪過即無責任,也無犯罪”。也就是說,不同于民事法律當中的過錯推定原則和公平責任原則,若對高空拋物、墜物行為進行刑法規制,必須要考慮行為人的主觀罪過心態,必須具有一定的故意或者過失才可稱之為犯罪行為。如果是因不可抗力或者意外事件等因素導致出現高空拋物、墜物的行為,即使出現了嚴重的損害結果也不能追究行為人的刑事責任。

  再次,必須堅持個人責任,禁止連帶責任。這就要求高空拋物、墜物行為刑事責任的追究必須以確定責任人為前提,必須加大案件調查力度,及時準確查明相關責任人。如若無法查明具體責任人,則只能適用侵權責任法第85條或第87條的規定,追究相關人員的民事責任。

高空拋物、墜物行為的現有罪名適用標準 

  我國現行刑法并沒有針對高空拋物、墜物行為直接設定相應罪名,但是這并不意味著無法根據現有罪名和罰則對這兩類行為進行有效刑法規制。因為這兩種行為類型都可能給特定人或者不特定多數人的生命、健康、財產安全造成嚴重威脅,而且在實踐中也確實有導致嚴重損害結果的情況發生,完全可以根據危害公共安全、侵害公民人身民主權利、侵犯財產等方面的現有罪名,結合具體行為發生的場域、行為的危害程度、行為人的主觀惡性等因素,具體判斷該行為符合何種罪名的犯罪構成,以合理確定刑事責任。應該說,明晰高空拋物、墜物行為在刑法上的性質,探究高空拋物、墜物行為所應承擔的刑事責任范圍,是規范社會公眾的行為舉止,威懾并有效制止高空拋物、墜物行為的當務之急。

  盡管高空拋物和墜物的行為之間存在著細微差別,但無論物體是被拋出還是因其他原因而墜落,兩者都可以抽象為因一定的罪過而令物體從高處掉落并導致一定程度的法益侵害行為。因此,分析的重點在于物體掉落的場域、責任人對物體掉落的主觀罪過以及可能危及的法益類型。筆者認為,高空拋物、墜物行為可能涉及的罪名有故意殺人罪、過失致人死亡罪、故意傷害罪、過失致人重傷罪、故意毀壞財物罪、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重大責任事故罪、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等罪名。具體詳述如下:

  1.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如果高空拋物、墜物行為有致不特定或多數人的生命、健康以及重大公私財產的安全受損的危險,并且責任人對此危險結果持希望或者放任的態度,則可能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尚未發生嚴重后果的,可以依照刑法第114條定罪處罰;致人重傷、死亡或者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的,依照刑法第115條第1款的規定定罪處罰。在認定本罪的過程中,一定要嚴格把握危害公共安全的概念,即必須要求拋物或墜物的行為可能危及到不特定多數人生命、健康或財產安全,不具有后果嚴重性或行為方式高度危險性的,則不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性質。本罪的成立不要求出現具體的傷亡后果,只要高空拋物、墜物的行為產生前述危害公共安全的危險即可。具體要考察拋物、墜物行為發生的場所是否屬于公共場所,是否可能存在不特定多數的潛在受害人,更要注重考察拋物、墜物的性質是否足以造成危害多數人的威力,如果拋墜物還不足以產生危害不特定多數人的生命、健康、財產安全的危險,則不能構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

  2.故意殺人罪、故意傷害罪、故意毀壞財物罪。如果行為人高空拋物、墜物的行為并不會產生危害公共安全的危險,只是對特定個人的人身、財產安全造成了威脅,并且行為人對可能產生的結果持希望或者放任心態,則可依據行為人具體的主觀故意內容并結合行為的致害程度,具體分析行為所符合的侵害人身、財產犯罪罪名的構成要件。如果行為人明知自己的行為會導致他人死亡,并希望或者放任這種結果產生,那么應構成故意殺人罪;如果僅具有使人身體健康受到損害的故意,則構成故意傷害罪;如果具有毀壞他人財物的故意并導致相應的結果,則構成故意毀壞財物罪。在實踐中,行為人往往不具有特定明確的故意內容,而是一種概括的故意,即行為人認識到拋物行為可能會導致他人的生命、健康或財產受到損失,若希望或者放任這種結果的發生,如果同時存在多種危險結果,則可能構成想象競合犯,按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比如,行為人認識到拋物行為可能會砸到人或者車,并對此結果持放任的態度,最終只造成了車輛受損的結果。這種行為首先考慮成立故意毀壞財物罪,其次要看當時拋物的情形是否給他人的生命健康安全造成了現實緊迫的危險。如果樓下剛好經過一位行人,險些被砸到,只是因為運氣最終只砸到了旁邊的車,那么應當成立故意傷害罪未遂和故意毀壞財物罪的想象競合。此外,故意殺人和故意傷害行為往往具有很大的相似性,因此需要考察行為是否具有致命性以及行為人對此的主觀認識。在上述情況下,如果行為人認識到自己拋出的物體足以導致他人的死亡結果并放任這種結果發生,則可能構成故意殺人罪未遂和故意毀壞財物罪的想象競合,按照處罰較重的故意殺人未遂罪定罪處罰。

  3.過失致人重傷罪、過失致人死亡罪。如若行為人本應預見拋物、墜物可能會造成致人死傷的結果,因疏忽大意而沒有預見,或者已經預見但輕信可以避免,造成致人重傷、死亡的結果時,可以分別論以過失致人重傷罪、過失致人死亡罪。對責任人是否具有過失的判斷,應當結合行為人當時的主客觀狀況,即結合行為人的身心狀況、生活經驗和智力水平,從一般人的立場進行事后的判斷。

  4.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重大責任事故罪。在實踐中,如果行為人違反自己的注意義務導致高空拋物、墜物的行為,并產生危害公共安全的嚴重結果,則可能構成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本罪的成立同樣要求行為達到足以危害不特定多數人人身、財產安全的危險性,只是行為人主觀上是過失的心態,并且以出現特定的實害結果為前提;如果具體的拋物、墜物行為發生在生產、作業的過程中,由于相關責任人違反安全管理規定,亂扔、亂放建筑材料導致重大傷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嚴重后果的,相關責任人可能構成重大責任事故罪。本罪追究的相關責任人不僅包括違規生產、作業實施高空拋物墜物的直接責任人,也包括對生產、作業負有組織、指揮和管理職責的人員。

  5.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如果高空墜物是由于施工單位的安全生產設施或者安全生產條件不符合國家規定而導致的,比如建設高層建筑沒有設置防護網,并因此發生墜物導致重大傷亡后果,那么該施工單位的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就要承擔重大勞動安全事故罪;如果高空墜物是由于建設單位、設計單位、施工單位、工程監理單位違反國家規定,降低工程質量標準導致的,比如在建筑工程交付使用后由于質量不合格導致高層墻體脫落,造成人員傷亡、財產受損的嚴重后果,那么直接責任人就可能構成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

現行刑法立法的完善路徑 

  現階段對高空拋物、墜物行為的刑事治理存在幾點較為嚴重的問題:

  1.刑事司法關注度不足。在實踐中對高空拋物墜物案件的調查力度投入不夠,所以此類案件一般被作為民事侵權糾紛處理,運用無過錯責任使可能的侵害人對被害人進行民事賠償。這導致此類案件很少進入刑事調查程序,無法對其進行刑事規制,難以發揮刑罰的威懾作用。

  2.司法適用標準不明確。由于我國刑法中沒有直接設置高空拋物罪,也沒有相應的立法解釋和司法解釋,需要法官運用自由裁量權結合實際情況去判斷高空拋物、墜物行為符合何種罪名的犯罪構成要件,因此司法標準較為模糊。在侵權責任法對高空拋物、墜物行為進行明確規定,但刑法中無明文規定的立法背景下,會導致法官在釋法、用法的過程中存在顧慮,可能會出現選擇性執法、同案不同判等不良現象。

  3.相關責任人法律意識不強,對高空拋物、墜物行為在法律上的性質缺乏認識,尤其缺少對刑法規范的認識和了解。高層住戶一般隨手亂扔、亂放物品,總抱著僥幸心理,認為行為的性質并不嚴重,殊不知其對他人或公眾的生命財產安全漠視的行為可能構成相應的刑事犯罪。另一方面,受害人或者群眾缺乏證據意識,導致案發現場第一時間就被破壞,為準確尋找責任人增加了取證難度。因此,雖然現有刑法罰則設定的評價范圍足以涵蓋各類常見的拋物、墜物行為,但刑事法律的實際運用效果并不理想。

  有鑒于此,在刑事實體規則設定方面應作出一定反應,以明確司法適用的標準,促進相關司法投入的提高,提高管理部門和相關社會主體對于高空拋物、墜物行為的危害性及其刑事法律后果的認識。可選擇的規制完善方案有三種:刑法修正案、立法解釋和司法解釋。全國人大常委會可以通過刑法修正案的方式,對刑法第114條、第115條中“其他危險方法”進一步細化,將高空拋物、墜物行為明確單列入罪狀當中,與“放火、決水、爆炸以及投放毒害性、放射性、傳染病病原體等物質”相并列,從而在立法上對嚴重危及公共安全的拋物、墜物行為給予明確的規制和處罰。這種途徑屬于對相關法條的細化,仍然屬于“注意規定”的范圍,在不打破既有罰則體系的基礎上,順應了立法在社會發展變遷的過程中解決新的社會問題的需要。此注意規定不會改變行為的性質,僅將嚴重危及公共安全的拋物、墜物行為在立法上予以強調,其他情形仍根據對相關罪名的解釋來處理,并不會使立法過于繁瑣。

  也可以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出臺專門的立法解釋或者由“兩高”出臺專門的司法解釋,進一步明確司法標準,以指導司法實踐,警示國民。2019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和公安部出臺《關于依法懲治妨害公共交通工具安全駕駛違法犯罪行為的指導意見》,明確了搶奪公交車司機方向盤、毆打拉拽駕駛員等行為的法律性質,并細化了相關人員的刑事責任,不僅為司法實踐提供了明確的執法依據,而且對社會公眾也起到了警示教育作用,很好地遏制了相關行為,值得效仿。

  最后,在明確相關責任人刑事責任的基礎上,社區、街道以及基層司法部門要充分做好普法宣傳,提高公眾的責任意識和法律意識;小區物業公司應當及時排查安全隱患,尤其是對一些年久失修的舊樓、危樓,要及時修繕;施工單位和施工人員應當加強各自的安全意識和風險意識,嚴格遵守安全生產規則。惟有如此,才能還人們的頭頂一片安全的天空。

檢察要聞
本院概況
機構設置
公開規定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檢察視頻
互動平臺
頭條客戶端 微信公眾號
微信二維碼 微博二維碼
太原市小店區人民檢察院
地址:山西省太原市小店區人民北路16號 電話:0351-7561650
技術支持:正義網  工信部ICP備案號:京ICP備10217144-1號
安徽25选5